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深讀

搜索 網站地圖 設置首頁

史料中的假藥和疫苗風波:民國的北京假藥橫行

2016-04-02 09:31 來源: 北京晚報
調整字體

  山東價值數億元的未冷藏疫苗流入18省的消息剛剛傳出,果不其然,朋友圈開始集體懷舊……有人喜歡“向后看”的習慣仿佛已經成為某種遺傳基因,現在的不少半吊子懷念民國,民國的遺老遺少們一直在懷念我大清,我大清的子民又懷念明朝的那一嘟嚕的廢柴皇帝……卻不知道從歷史的本質上來看,中國一直在進步,真正對祖國有信心的人,應該堅信祖國的未來一定會更好,而不是相反。

  所以,那些各種傳說民國和大清沒有假醫假藥的人可以省省了,這一期的敘詭筆記,筆者就根據史料筆記中的記載,給您講講民國和大清時期,一樣猖獗,一樣對公眾造成重大危害的假藥、劣質疫苗。

  民國的北京假藥橫行

  民國初年的著名新聞記者梅蒐在《北京益世報》上開設的專欄“益世余譚”,是一組短小精悍,真實地展現了那個年代的市井百態的筆記小品,其中記載了許多當時假醫假藥猖獗的事情。

  “北京方面,有一宗賣野藥的,門類甚多,狀況不一”。這種野藥基本上就是假藥,賣藥的經常冒充是官府的人——這一點像極了當今各種各樣打著“紅墻御醫”之類的幌子騙人的家伙,“或是僧道兩門,不是朝五臺就是朝南海,帶來的圣藥,等等不一,所賣的藥品,大半是松香膏藥、切糕丸,較真兒說全是擱念(江湖蒙人之意)”。這種賣假藥的,旁邊總會有幾個托兒,“在旁邊鼓吹,這藥怎么好,他買了去怎么見效”。

  這種賣野藥的,當時“尤以天橋一帶為薈萃之所”,梅蒐有個姓王的鄰居,有個咳嗽的病根兒,冬天就在野藥攤兒上買了兩服藥,賣藥的說這種藥能清肺化痰,有奇效。王某買了,吃下去咳嗽確有緩解,誰知轉年春天,不但咳嗽大犯,而且居然咳嗽帶血,醫生檢查后嘆息不止,說他吃的藥有攏肺作用,只能改善癥狀,無法真正治療疾病,反而還把病給拖嚴重了。

  還有一類假藥,出自各類寺廟的“神方”。那時的寺廟設兩種簽,一種是“事簽”,一種是“藥簽”,很多都要花錢來求。顧名思義,前者是施主問某事是否順遂、是否如愿的;后者是家中有病人,懇求神佛開藥的?!笆潞炆项^,照例有一首似通非通的屁詩,說的支離影響,連八面風兒都不到,雖然冤人,關系還小,唯獨藥簽,實在害人不淺”。不過這種藥簽上開的藥輕易沒有虎狼之藥,不是桔梗、石斛,就是甘草、陳皮,再不就是當歸、木通之類的,偶爾也有蘇葉、柴胡之類發散的藥品,引子必是紅棗、藕節,“無論哪里的神方,也沒有芒硝、大黃、巴豆之類的……就為弄點果子藥,治不了病,也壞不了事?!辈贿^在梅蒐看來,這種“安慰劑”也很可怕,“治不死,能讓它給耽誤死,假令是重要的急癥,竟吃甘草、陳皮,不是打哈哈嗎?”

  梅蒐記錄,東直門羊管胡同有個姓王的住戶,“素日迷信”,他的兒子偶患急驚風的癥候,非常危險,王某沒有把兒子送往醫院,而是去城外小廟求了個神方,“連服三劑”,急驚風沒治好,孩子上吐下瀉,后來請了個醫生,正經吃了幾劑藥,才把小命兒保住。

  就算是正規的藥房,也并非好多影視劇中所演的:杏林高手擠破頭,童叟無欺濟世人。當時北京的藥鋪,光內城的東西南北就有好幾十家,“金碧輝煌,煥然一新”,門面雖好,背地里卻是黑心的買賣,“大秤買了來,小戥子兒賣出去,獲利不止十倍”,這還是說的尋常草藥,貴重的藥物,成本和售價的差價就更大了。藥行那時有句話,叫“吃於術、穿厚樸”,指這倆藥品最為暴利。

  當時的大小藥鋪都存在欺騙顧客的情況,所不同的是,大字號重在“欺”,小字號重在“騙”。

  大字號不講商德,買賣越大,氣焰越大?!皬南韧侍盟庝?,就犯這宗毛病”。東四牌樓某藥鋪,惡習之大,名震四九城,“那份挑眉立目,搖頭撇嘴,待理不理、直狂的邪行”,令那些買藥的顧客深受其辱;小字號呢,“只知獲利,不管害人,實在可怕”!

  不知道看了這些真實的歷史記錄,那些天天把《大宅門》當正史看的民國粉兒們,能不能對我們的國民性有個清醒的再認識。

  “麻黃奇案”原是假藥所致

  在堪稱“清代歷史百科全書”的筆記《清稗類鈔》中,有一則“偽藥致誤”,活脫脫地寫出了清末假藥盛行、庸醫誤人的真相。

  有位姓金的先生,擅長醫術,“作劑宗法東垣,審藥尤嚴,逐味揀之”。他自謂一生謹慎,但是依然發生了好幾次差點治不好病險些要命的“醫療事故”。有一次,一家五歲的小孩患肺病,他診斷后開方,先是用三分麻黃,患兒用后,病情沒有任何緩解,金大夫覺得很奇怪,第二劑藥把麻黃的量提至五分,患兒的病情依然不見改善,金良玉咬著后槽牙,把劑量提至七分,誰知患兒剛剛把藥服下,“效果”就出來了——“額汗如珠,脈亦欲脫矣”。一見要出人命,金先生嚇壞了,“急以人參五味止之,糝以牡蠣、龍骨”,這才把孩子救了過來。金先生十分納悶,為何孩子對前兩劑麻黃的“耐藥量”如此之大?而第三劑麻黃又差點要了孩子命?仔細查訪后才明白,前面兩劑的麻黃都是假貨,第三劑倒是真麻黃,“不覺已過重矣”!

  不久之后,某個店里的伙計患水腫病,金先生開方,“以十棗湯逐之”,結果伙計飲下后,毫無效驗,金先生“因鑒前轍,索藥驗之,朽敗絕無氣味,命赴他店易之,一劑而愈”。

  這是假藥,還有庸醫,相比之下,假藥是可恨可惡,庸醫是可恨可笑。有個人身體很弱,偶爾生病,請了個庸醫,庸醫直接開了麻黃二兩,身體虛弱的病人吃完如此重劑量的發散藥,“汗出不止而死”。 人們譴責庸醫害人,這貨居然理直氣壯地說:“醫書上說‘麻黃不宜輕用’,所以我一下子給病人開了二兩,不就是‘重用’嗎?”聽起來形同笑話。

  還有一起案子,則屬于用藥錯誤導致的悲劇。有個姓張的人開了個醫館,兼賣藥。有一天,張某有事外出,讓伙計守著店鋪,那伙計忽然內急,要上廁所,恰好有個過去在這家醫館打工的學徒來串門,伙計就讓他臨時看一下柜臺,方便完了回來問道:“有來買藥的嗎?”學徒說:“有人來買旋覆代赭湯一劑(中醫方劑名,為理氣劑,具有降逆化痰,益氣和胃之功效),我已經給他了?!被镉嬘悬c不放心,把藥材點檢了一下,大吃一驚:“代赭石這味藥,你是從櫥柜頂取出的嗎?”學徒說是,伙計嚇得差點坐在地上:“那不是代赭石,是色澤相近的紅信石(中藥材,其加工制品為砒霜),我就怕有孩子來店里玩兒的時候不小心拿到,才放到櫥柜的頂部,誰想到你竟然當代赭石賣出去了!你趕緊追上去,不要告訴那買藥的人實情,就說藥材不好,要換一下?!?/p>

  學徒一聽也嚇壞了,趕緊去追,估計時間來得及,誰知追到村口,“忽鄰有猛犬逐而噬”,學徒害怕,居然折返回到店里,伙計氣急敗壞,親自去村子里,剛剛到村口,“則哭聲盈耳矣”……官府調查此案,“以藥渣驗視之,則諸藥均已白爛,信石尚宛然”,于是以過失殺人罪治罪于學徒,而醫館的張老板也從此破產。

  無效牛痘疫苗“遍布全國”

  從醫學史的角度看,疫苗這一概念的出現,是從預防天花開始的。天花曾經是對人類殺傷力很大的一種傳染病,但人們也在與這種疾病的抗爭中漸漸發現,那些得過輕微天花的人,一旦病好,以后就永遠不會再患此病,也就是說獲得了免疫能力。這使人們產生了人為接種的想法。

  最早采用人痘接種法預防天花的還是曾經雄踞世界科學最前列的古代中國。我國在16世紀就已經開始接種人痘,即從輕微天花病人身上人工接染此病,從而達到預防目的。后來,這個方法通過阿拉伯人傳到了歐洲,迅速流行開來,啟蒙運動的領袖狄德羅就對這一方法大加鼓吹。在中國,這一先進的醫學技術得到國家層面的推廣,公元1682年時,康熙大帝下令各地種痘,并下達圣訓:“國初,人多畏出痘,至朕得種痘方,諸子女及爾等子女,皆以種痘得無恙。今邊外四十九旗及喀爾喀諸藩,俱命種痘;凡所種皆得善愈。嘗記初種時,年老人尚以為怪,朕堅意為之,遂全此千萬人之生者,豈偶然耶?”

  但是,人痘接種的可靠性不強,因為不能保證被接種者只患輕微的天花。英國醫生琴納注意到,有些得過牛痘的人也永不得天花,他經過大膽的實驗取得成功,并于1798年公布了這一重要發現,于是種牛痘法在歐洲得到推廣。19世紀偉大的醫學家巴斯德將這一現象總結為接種免疫原理:接種什么病菌,就可以防治該病菌所引起的疾病。

  接種牛痘預防天花的方法很快傳到中國,“(由天花而引發的)死亡率在已接種牛痘者中間實在微不足道。中國人已經非常樂于接受種痘?!薄杜6灰呙缛绾伪粋鹘y中國接納》一文這樣記述了觀察者的感受。當時的中國人還發明了各種各樣的疫苗保存方法:有的將玻璃管埋在地下以保持牛痘苗活性;有的將痘苗密封在兩片玻璃之間或是使用竹管或瓷管保存;或是使用一個用蠟密封的水晶盒裝存。

  魯迅先生在《集外集拾遺補編》中,曾經記述了自己接種牛痘的經歷:“這時我就看見了醫官。穿的是什么服飾,一些記憶的影子也沒有,記得的只是他的臉:胖而圓,紅紅的,還戴著一副墨晶的大眼鏡……照種痘程序來說,他一到,該是動刀,點漿了,但我實在糊涂,也一點都沒有記憶,直到二十年后,自看臂膊上的瘡痕,才知道種了六粒,四粒是出的。但我確記得那時并沒有痛,也沒有哭,那醫官還笑著摸摸我的頭頂,說道‘乖呀,乖呀’!”

  西方免疫科學的傳入和造福于國人,在先生的筆下,顯得那樣稚氣而可愛。

  但是,部分國人在“造福變造禍”的本事上,也是古已有之。據史料記載:“19世紀60年代初,行醫者使用的牛痘苗并不總是健康的,在種痘后天花發作的病例很常見。庸醫為獲得更大收益使用變質或是無效的牛痘疫苗,甚至以人痘取代牛痘,在廣州的種痘書籍和新聞報道中很常見,這些作法不只在廣州,更遍布全國?!?/p>

  有時未免想:為什么藥品安全出了那么多次慘痛的“人禍”之后,依然得不到有效遏制?這里面折射出的肯定不光是監察體系不健全、道德水準不到位等問題。此次疫苗風波之中,一些學者嘲笑國人的憤怒不夠理性,可是筆者以為,假如敦厚的中國人真的缺少理性,也是因為幾千年來,面對各種卑劣的行徑只知隱忍而不會憤怒的緣故。

責編:李莉莉

掃二維碼上移動長江網
分享到: 0

文化社會

財經健康

旅游青春

忘忧草在线观看视频播放